经济学家任泽平:是该启动“新”一轮经济刺激了

发表:2024-05-17 频道:招商引资

  文  任泽平团队

  1、怎么对冲经济运行压力,解决当前地方财政和企业居民收入问题?最简单有效的办法还是“新”经济刺激,“新基建”,即通过财政扩张,配合货币宽松,扩大需求,带动就业,拉动经济增长,同时加大对新经济、新质生产力的支持力度,提升长期竞争力。立竿见影,古今中外均被验证有效。

  宏观经济分析需要客观专业务实,社会上有些认识非黑即白是不准确的,比如污名化经济刺激,谈刺激色变,并把宏观政策和供给侧改革对立。其实,以财政货币政策为代表的宏观政策是需求政策、短期见效,以鼓励创新、放开管制、减税降费等为代表的供给侧改革是供给侧政策、长期见效。

  真正好的经济政策组合是长短结合。

  庄子曾讲过一个涸辙之鲋的故事,一条鱼快渴死了,只需要一舀水就能救活,但是路过的人说,别急,等我开凿挖渠引西江的水来救你!

  远水解不了近渴。有些问题拖得越久、代价越大,还会影响信心。

  近期了解到一些情况,需引起重视:由于土地拍不出去,有些地方政府财政压力大,甚至正常运转受影响,不仅拖欠民企工程款,而且向民企借款,影响地方营商环境和企业信心。

  一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降2.3%,其中,税收收入下降4.9%,增值税下降7.1%,个人所得税下降4.5%,非税收入同比增长10.1%。当前非税收入异常增长不是好现象。

  面对供求缺口和资产负债表衰退挑战,从宏观政策来看,除了放水,别无他路。需要强调的是,不要把宏观政策和供给侧改革对立,做得好可以很好的兼顾,比如加大对新经济、新质生产力的支持力度,把握好时度效。

  2、启动“新”经济刺激,新基建,关键在“新”,调整投资领域,发行超长期国债重点支持新基建项目,更多投向新经济、新质生产力领域,而不是简单重走老路,导致过剩浪费。

  一是新能源。大力建设充电桩、换电站支撑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增长,改善居民充换电便利性。启动“西氢东送”重大工程,建设新型能源体系,降低绿电成本,减少弃风弃电。

  二是人工智能。加大算力投资,支持人工智能大模型研发和应用场景落地。加快“东数西算”工程建设。

  三是对数字经济、生物制造、新材料、商业航天、低空经济等科技创新企业提供减税降费、贴息贷款、上市绿色通道等支持。大力发展风投PE。

  四是建立住房保障银行收购开发商库存用于保障房,优化存量,去库存。

  五是对生育家庭进行生育补贴,以提振生育率,降低生育成本。将辅助生殖纳入社保。加大公立托儿所建设。

  “新”一轮经济刺激既能起到短期扩大内需、拉动经济增长、带动就业的作用,也能起到长期发展新经济、新质生产力、促进创新的作用。

  中国经济空间大,潜力大。城镇化率66.2%,还有15个百分点以上的空间;人均GDP刚刚1.2万美元;产业链完善强大,产业工人训练有素,为产业升级提供了有力基础支撑。我们不会重演日本九十年代,只要采取实质有力措施,中国经济前景光明。

  3、不必担心“新”经济刺激推升通胀,当前需求不足、物价偏低、经济低于潜在增长率,短期首要任务是提振需求和就业。待经济强劲复苏后可择机逐步退出。

  不必担心“新”经济刺激推高房价,房地产进入存量时代,发展阶段变了,居民预期变了,供求关系变了,同时可以通过人地挂钩、增加热点城市供地等更优化的方式调控楼市以实现供求平衡。

  不必担心“新”经济刺激增加地方债务负担,从长远来看,在发展中解决问题,避免通缩去杠杆和资产负债表衰退,只要经济有力复苏,充分就业,财政收入自然会改善。

  事实上,中国正在启动超长期特别国债计划。2024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从今年开始拟连续几年发行超长期特别国债,专项用于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和重点领域安全能力建设,今年先发行1万亿元。20-50年的超长期特别国债,不列入赤字,不增加地方债务压力,重点用于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发展新质生产力。这是很好的开始。

  4、我们要吸取当年日本的教训,最近国内热议日本当年的“资产负债表衰退”。日本自上世纪90年代初股市房市泡沫破裂以后,陷入“失去的三十年”,什么原因?如何避免重蹈覆辙?辜朝明提出的“资产负债表衰退”理论认为,当资产价格泡沫破裂以后,资产负债表的负债端不变,但是资产端却严重缩水,企业生产经营目标从“利润最大化”转为“负债最小化”,整个社会陷入总需求严重不足的经济持续衰退萎缩,形成恶性循环。

  这就是经典的“资产负债表衰退”,可以解释为什么日本陷入失去的三十年,也可以解释美国30年代大萧条。凯恩斯称之为“流动性陷阱”。

  怎么办?“资产负债表衰退”理论认为,最有效的办法是政府通过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来扩大总需求,弥补需求严重不足的缺口,进而推动企业居民资产负债表修复以及经济复苏。

  当前楼市放松限购后仍然低迷,消费不振,银行贷款放不出去,金融体系资金空转,主因是企业和居民资产负债表这些年受损,影响了支付能力。

  当务之急是恢复企业和居民的支付能力及信心,根据90年代日本的教训以及2008年中美的成功经验,应该通过财政扩张修复企业和居民的资产负债表。

  5、现在一提经济刺激和基建,有些人就会说是重走老路,这是明显误解。过去40年,没有适度超前的基建,怎么会有中国制造的强大竞争力?没有超前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怎么会有中国互联网经济的领先地位?

  超前基础设施建设、集中力量办大事是我们的体制优势。印度等经济发展潜力释放不出来,很大程度受制于基础设施短缺。

  1998年面临亚洲金融危机和特大洪水灾害,我国连续七年发行长期国债,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修路架桥,拉动了内需,为加入WTO之后成为世界制造业中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时至今日,中国面临贸易摩擦挑战,保持了强大的产业链优势,与当时的大规模超前基础设施建设密不可分。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我国推出四万亿刺激计划,大部分投向了基础设施,高铁、机场、互联网等大幅提升,这在当时争议不小,确实如果节奏和力度上进一步优化,则产能过剩和房价上涨等问题可以避免。但现在看来,利大于弊,功大于过,大幅降低了运输成本,提升了中国制造的全球竞争力,带领全球经济战胜危机。

  2008年伯南克宣称找到了避免大萧条的办法,其实就是财政货币的再膨胀,于是有了三轮QE,美国经济也得以很快恢复。

  近年美国经济比较强劲,什么原因?2020年疫情期间,通过QE、消费券、科技企业补贴等,保住了居民和企业部门的资产负债表,没让企业和居民为疫情以及经济下行买单,而是通过货币和财政政策进行化解,所以居民有能力消费,企业有能力投资,新能源和人工智能产业投资兴盛,疫情对微观主体的影响不大,货币和财政政策发挥了重要作用。值得思考。

  2020年中国经济在全球率先走出低谷,除了率先控制住疫情,很大程度上跟启动以新基建领衔的新一轮经济刺激有关。

  国内外成功应对经济压力的经验表明,超常规经济刺激做出了重要贡献。调控要缓,救市要急,信心比黄金重要。

  在经济低谷时期大搞基建,有助于拉动就业,基建成本也相对较低,可以大幅节约成本。当前我国富余劳动力较多,钢铁等物资价格低迷,是大搞基建的好时机。

  中国经济发展潜力巨大,只要采取实质有力措施,发展新质生产力、新基建新能源,提振股市楼市信心,保护民营经济活力,放开并鼓励生育,将大幅提振信心,信心比黄金重要。如此,我们的经济大有希望。

  免责声明:本内容来自腾讯平台创作者,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标签:
发表:2024-05-17
频道:招商引资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同类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