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全球地缘政治⻛险与交易含义

发表:2024-01-17 频道:空中商桥
  来源第一财经  (本文作者熊鹏,复旦成都西部国际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全球宏观交易员)  交易者关心地缘政治,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
  来源第一财经
  (本文作者熊鹏,复旦成都西部国际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全球宏观交易员)
  交易者关心地缘政治,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地缘政治风险带来重大的交易风险或者机会。所以交易员看待地缘政治的角度有别于政治学者。同时,交易员讨论地缘政治时候, 同时会讨论金融市场,这跟纯粹的地缘政治学者也不同。比如欧亚集团的Bremmer今天 提出欧洲现在正面临1989年以来最大的危机,但是他不会继续讨论这对欧洲债券市场的 影响,而后者恰恰是我们关注焦点。希望读者可以理解这种差异。
  2024年开年,无论是实际的地缘政治紧张,还是金融市场的大幅波动,都给人一种非常 不好的感觉。有点风雨欲来的味道,这提醒交易员,今年的所有动作,都要非常小心谨慎,一切以尊重市场图形为最大出发点,因为形势的各种演变可能会大大超出预期,要有因缘和合随机应变的最大准备心态。
  这里我们讨论目前可见的最大几条地缘政治线索和金融市场影响。注意我们这里主要是事 实判断而非价值判断,也就是我们尽量不去评判某个事件的价值立场,比如,我们只关心特朗普对美国政治和金融市场的冲击方式。
  第一、美国大选
  特朗普在IOWA共和党初选大胜 ,昨天特朗普概念股大涨20%多意味着特朗普风险真实存在。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是今年全球最重大的事件 ,甚至可以决定人类未来数十年的命 运。因为目前的俄乌冲突、哈以冲突、中美关系、欧美关系、伊朗朝鲜等热点问题全部与 美国大选息息相关,美国大选结果会直接决定很多历史进程的走向。
  大选结果在目前是无法预测的。特朗普的高开不必过多渲染 ,该州获胜是完全预料之中。今年美国大选,有很多新的因素会呈现出来,包括人员的跨州移动居住,比如加州大量人口移居德州、北部一些州人口移居南部州等,更重要的则是投票率的变化。我们在2020 年大选中已经看到年轻人投票率的变化。这些结构性的变化让选情预测新增了很多不确定性。
  拜登的经济政策从旁观者来看是相当成功的。但是高通胀对其的连任非常不利。对于普通 选民而言,任何好处都是理所当然,但是任何不利都会被放大。
  美国大选的意义不仅仅在于观察美国国内的政治分裂,美国的法律和民主制度看起来还是 相当稳固的。更大的意义在于对全球的影响。特朗普第一任已经充分表明了他的执政倾向 ,简单讲就是新孤立主义,特朗普用商人的利益交换原则(包括他自己的利益) 来看待 国际政治和美国的全球地位,这会给乌克兰和欧洲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金融市场要在两党初选结束后才会对大选开始定价,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现在的情 况有点类似川普-希拉里大选 ,对金融资产的影响可以复盘当时。读者可以参考我公众号 里面的《大选日交易》 。墨西哥比索会成为观察美国大选的非常灵敏的指标。
  这提示我们:2024年全球主要的交易候选中 ,美国大选是非常值得关注的。我在日记中 会逐步开始跟踪美国大选。
  第二、欧洲可能陷入真正的麻烦了
  长期以来,欧洲一体化的进程是德法主导。法国政治上占优,德国经济上提供条件。现在 这种组合正在面临挑战。读者可以查阅我日记中对德国可能陷入结构性经济衰退的分析。简单讲,就是电动车、化工成本高企对德国的重大冲击。德国国内政治保守主义开始占据 上风,这对德国参与欧洲一体化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如果一个內趋的德国加上政治上 越来越无能的法国,欧洲一体化的发动机可能正在熄灭,这会给边缘欧洲带来巨大的冲击。
  欧洲真正的问题是如何面对俄乌冲突。俄乌冲突的捐助者中,美英两国远远领先欧洲。欧 洲在援助乌克兰问题上面临太多的掣肘和内部分裂。同时,欧洲长期国防和军备支出很低 ,在美国援助乌克兰开始变得不确定时 ,一个团结的欧洲对乌克兰至关重要。我们可以设想 ,如果乌克兰冲突持续僵持下去 ,甚至乌克兰被划分成两个国家,东部归俄国,西部依然是乌克兰,这对欧洲意味着什么?
  在红海问题上欧洲表现出来的迟钝和无能,已经充分表明了,一个支离破碎的欧洲可能对 全球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
  欧债是我们2024主要交易的资产。短期看 ,红海航运成本提高对欧洲的通胀和消费影响 是可控的,市场也并未对此定价,只需要看看原油价格就知道了。但是如果这个过程一直 持续下去,进而带来集装箱的短缺,那么,这个影响就有可能放大,从而形成对欧洲债券 的压制。这个风险需要仔细研究,找到应对的策略。一旦市场对红海的风险免疫后,欧债 今年依然可能是最明星的品种,如果我们看到经济周期、通胀前景和地缘政治风险的三重 因素后。
  欧洲股票的上涨几乎完全来自于金融条件的放松。但是今年欧洲股票很可能会面临巨大的 波动。来源就是各种地缘政治的冲击。
  第三、伊朗和朝鲜
  哈马斯、胡塞武装、真主党的主要支持者是伊朗。伊朗最近在地缘政治舞台保持了超高强 度的活跃度。好在伊朗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非常有限 ,基本只限于原油和液化天然气 , 而原油主要是来自对产油国的攻击和航线的破坏。伊朗的核计划也是相当的风险来源。目前我们并不清楚伊朗核计划的实际进展,俄国、朝鲜都是伊朗核计划可能的支持者。如果 一旦伊朗宣布拥核,可能会改变整个中东地区的格局。
  朝鲜的影响看起来要小很多。但是依然要关注。朝鲜在支持俄国武器方面,已经表现出了力量。如果伊朗持续在中东制造不稳定,美国国内大选进入到焦灼状态,朝鲜做为一种呼应,也是有可能扰动市场的。朝鲜的主要风险来自于战术失误,比如发射导弹时候因为技 术不良而误落入韩日或者中国。
  朝鲜如果制造地缘政治风险,对于日元升值是重大利好。
  这是我们能看到的牵动全球金融市场的主要地缘政治风险。相反,我们认为台海,南海等 反而处于比较稳定的状态。南美和非洲我们的确也看到了一些地缘政治不安的苗头,但是到目前都还不具备影响全局的能力,2024年真正影响全局的就是美国大选和德国是否进入一个长期性的衰退。
  (本文作者熊鹏,复旦成都西部国际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全球宏观交易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标签:
发表:2024-01-17
频道:空中商桥
同类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