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霖:能源成了欧洲人难以摆脱的魔咒

发表:2022-05-08 10:45:32 频道:东北名商
    文 陈九霖  4月26日,世界银行在其《大宗商品市场展望》报告中称,受乌克兰局势的影响,大宗商品在2022年受到巨大冲击,预计2022
  \

  文/陈九霖

  4月26日,世界银行在其《大宗商品市场展望》报告中称,受乌克兰局势的影响,大宗商品在2022年受到巨大冲击,预计2022年,全球能源价格将上涨50%以上。由于地缘政治冲突导致贸易和生产中断,预计2022年布伦特原油平均价格为每桶100美元,是201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比2021年提高40%以上。在这种背景下,能源问题已经成了2022年欧盟各国挥之不去的噩梦;而在面对俄罗斯的“卢布结算令”时,原本“嘴硬”的欧盟各国,在俄罗斯天然气上开始认怂了,而且,也不得不认怂。

  俄罗斯的能源大招

  3月2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俄罗斯政府成员举行视频会议时说,“一些西方国家过去几周作出冻结俄罗斯资产的非法决定,俄方向欧盟成员国、美国供应商品时再用美元、欧元等货币结算已毫无意义。俄方将在最短时间内实施综合措施,向对俄“不友好”国家和地区供应天然气时改用卢布结算。”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俄气)更是于4月27日停止对波兰和保加利亚的天然气供应。

  3月28日,针对俄罗斯对那些被俄罗斯列为“不友好国家”使用卢布结算天然气的要求,德国能源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表示,七国集团(G7)拒绝以卢布支付俄罗斯的天然气等能源资源。然而,话音刚落不久,奥地利总理就沉不住气了,于4月27日明确对外表示接受俄方以卢布购买天然气的要求。不仅如此,他还拉上德国垫被子,称“德国政府也接受了”俄罗斯的“卢布结算令”。在此之前,另一个欧盟国家——匈牙利已经明确表示将用卢布购买俄罗斯天然气。截止4月28日,已有4个购买俄罗斯天然气的欧盟国家开始选择用卢布进行结算,并有10家欧盟公司已经开设卢布账户。而且,欧盟对于那个被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指责为“勒索令”的“卢布结算令”,也发生了极大的态度转变,从起初的强硬到近来的逐步“松口”,并寻求在不与欧盟制裁相冲突的情况下,探讨以卢布结算俄天然气的可能性。

  欧盟的无可奈何

  2020年,在欧洲的发电能源结构中,传统能源(化石燃料)占比为35%,其中,石油、天然气、煤炭分别为1%、19%和15%。可再生能源、核能和水电,合计占比62.3%。而欧盟统计局所提供的数据进一步显示,在冬季取暖以及发电和工业生产方面,欧盟国家主要使用天然气。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数据,2020年,欧洲天然气消费量为3799.4亿立方米,进口量占消费量的85.84%。在被俄罗斯列为“不友好”名单的欧盟全部27国家中,一半以上的传统能源产品依赖进口,其中,俄罗斯对其提供了41%的天然气、46%的煤炭和27%的石油。

  相较于欧盟其它国家,奥地利和德国更加依赖俄罗斯的传统能源。其中,在德国所消耗的传统能源之中,大约50%的煤炭、35%的石油和55%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而奥地利则有80%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就在4月份,德国公布的欧盟调和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初值,同比上涨7.8%,高于彭博新闻社调查所得预估中值7.6%。非欧盟调和CPI初值同比涨幅达到7.4%。德国通货膨胀率意外飙升至1990年代初有纪录以来之最高,与乌克兰战争撼动能源市场,打乱供应链,推高价格息息相关。

  作者认为,欧盟在俄罗斯“卢布结算令”颁布前后发生了如此大的态度转变,无外乎两个原因:

  一是,欧盟国家对俄罗斯的传统能源(尤其是天然气)过分依赖;

  二是,欧盟在未来较长时期内难以彻底摆脱对俄罗斯的传统能源的依赖。

  难以摆脱的噩梦

  基于欧洲的的能源格局,在中短期内,欧盟国家想要摆脱对俄罗斯传统能源的依赖,非常困难。

  欧盟国家想要摆脱对俄罗斯传统能源的依赖,必须在以下的四个方面找到出路:

  1)自己大规模地开发传统能源;

  2)大规模地减少传统能源的使用;

  3)大力开发替代性新能源;

  4)转向中东和美国乃至非洲等第三方购买替代俄罗斯能源。

  那么,这些前提条件是否能够实现呢?

  1)自己大规模地开发传统能源。英国石油公司bp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在全球已经探明的化石能源储量中,中东地区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分别占到46%和40%;北美地区占15%和8%;除俄罗斯之外的欧洲其它地区仅为1%和2%,所占比例为全球最低。因此,欧洲自己开发传统能源的潜力很小。

  2)大规模地减少传统能源的使用。如上文所述,2020年,在欧洲的发电能源结构中,化石燃料占比为35%,其中,石油、天然气、煤炭分别为1%、19%和15%。而且,使用传统能源的设施设备,包括运输、储藏和终端设备等,投资额都巨大。废弃传统能源消费的设施设备,并转换成新能源使用的模式,又需要巨额投资。在此情况下,在中短期内,减少传统能源的使用难度很大、成本也很高。

  3)大力开发替代性新能源。2021年,欧洲能源智库Ember和Agora能源转型论坛所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欧盟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高达38%,已经首次超过了化石燃料(传统能源)的34%的占比。然而,尽管风能和太阳能低碳环保,但却要“看天吃饭”。风能、太阳能等间歇性的可再生能源,在遭遇特殊天气状况或者需求大幅飙升的情况下,对于欧盟保障电力系统的稳定性已经形成了越来越大的挑战。事实上,欧盟国家在从煤炭和核电向风能和太阳能的结构性转变过程中,正在造成电力系统的严重紧张。欧盟一些国家正在考虑大力发展核能,但是,投资额巨大,建设周期很长,而且,另一些欧盟国家民众强烈反对核能建设。

  4)转向中东和美国乃至非洲等第三方购买替代俄罗斯能源。除了俄罗斯的管道供应之外,欧盟国家所需石油、天然气等传统能源供应,还有来自美国、中东乃至非洲等第三方的供应渠道。可是,比起来自俄罗斯的供应来,困难也是非常明显和巨大的。舍近求远,价格贵和运程远,自是明摆着的事实。以美国供应渠道为例,欧盟国家要改用美国的石化能源,不仅价格可能增加30%左右,运输时间也会增加90天。更为关键的是,向这些地区进口,不像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那样便利,而是要加大对进口液化天然气(LiquefiedNaturalGas,LNG)的投资,提升进口基础设施。比如:需要扩张进口LNG的浮式储存和再气化装置(FSRU),而这是近年来实现进口液化天然气基础设施的最快发展方式,其关键技术包括使用停泊在港口内或港口外的改装LNG油轮接收、储存和再气化的生产流程。欧洲现有的LNG进口基础设施使用率已经接近天花板,欧盟国家卸载额外液化天然气的空间十分有限。

  结语

  能源,尤其是天然气似乎已经成为了欧洲人长久以来无法摆脱的“梦魇”。为了摆脱对俄罗斯的传统能源的依赖,尤其是对天然气的严重依赖,欧盟委员会做出了一个大胆计划,即:在今年年底之前,将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需求削减2/3,到2030年,则完全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而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是,加快补充冬季天然气库存设施,确保能够提供负担得起、安全和可持续的能源供应。

  作者认为,且不说实现这一宏伟目标所需的巨额投资,也不说这个野心勃勃的目标会不会因为所谓“民主”决策程序的拖延和实施困难等而被耽搁,就算真能实现,从现在算起至2030年的8年时间内,欧盟整体上不可能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尤其是那些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却又远离美国、中东等第三方能源供应地的欧盟国家。因此,“嘴硬”的欧洲人依然无法逃脱“身体的诚实”。而由此进一步地推论,欧盟国家今后较长时期仍然摆脱不了对俄罗斯传统能源依赖的这个现实,甚至可能成为俄罗斯体面地结束俄乌战争的重要筹码和途径之一!

  (本文作者介绍: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曾担任两个世界500强企业副总。)

 

 

 

 

标签:
发表:2022-05-08 10:45:32
频道:东北名商
同类文章推荐